菜单

阳新:精准论证-新发现的龙门石窟大佛首

古玩资讯 2018-10-15 10:29

 

之前《本古》公众号发布的那一篇文章已经讲述了发现大佛首,辨伪,讨论的过程,其实再去吹毛求疵的比对细节已属唠叨了,真正的行家也不会像我这样不厌其烦去写这么多文字,但若不去较真,很多人就会有很多未解的疑虑在萦绕,所以再次详实,精准的分析此佛首是有意义的。该篇集合了目前所有已获得的信息,融合了上一篇的内容,整理成文。

 

 

一、流失过程

 

日本的汉传佛教研究学者关野贞曾在1906年-1916年期间去龙门石窟考察,1920年-1928年与常盘大定一同再次考察中国,1941年合著出《支那文化史迹》,专门印了一张1720窟这尊佛图片,可以推断此佛首至少在1920年之前未被盗走,至于在《支那文化史迹》出版之前是否已经盗走,目前尚无法下结论。

之后1955年此大佛首出现在通运公司纽约的拍卖图录上。

而巴黎的通运公司是中国驻法商务参赞张静江于1903年开办的,那时候卢芹斋是他的随从,1908年卢芹斋创办自己的来远公司,此外还在上海开办了卢吴公司,此后张静江回国参加革命事业,至于后来卢芹斋有无参与这尊佛首是未知的,但可以总结一个时间节点。从卢芹斋传记中可以得出,他的文物贩卖生意结束于1948年,或彻底结束于1949年。“立即查封了我收购的大量文物,那一刻我意识到我的中国古董生意做到头了。”卢芹斋写道。这时期中国对于文物的出境已经是非常严厉的盘查,这么大体量的佛首盗卖出境几乎是不可能的,通运公司也不例外,至于建国后盗走的可能性更少了。

那么此大佛首流失的最准确范围应该是1920年-1949年之间

 

 

唐石灰石雕佛首像

高70厘米

来源:

通运公司

Parke-Bernet Galleries,1955年3月30至31日,编号301

Jay C. Leff(1925-2000)收藏

史蒂芬•琼肯三世(1978年逝)收藏

过程很简单,通运公司牵头,只要去查找通运公司在1920年-1949年期间的贩卖文物纪录就一定能查到此佛首的精确盗掘时间。

 

 

二 、真伪的论证

 

该佛并不是关野贞所标注的极南窟,而是龙门奉先寺以南的1720窟,以下是近日去1720窟拍摄的现场照片。

 

 

关于真伪,之前有一篇文章已粗略的提及,这里我详细的阐述我的观点,尽希望能图文直观的表述清楚。

任何一件东西的真伪归纳起来无非三个方面。

一:时代特征

二:皮壳特征

三:材质

 

 

从时代特征来讲这尊造像属于非常典型的唐代风格,我们看到非常庄严的开脸,眉弓的上挑气势,紧抿的嘴唇透露出威严与雄浑的气度,唐代这种气韵感在陕西,河南区域非常多见,尤其是龙门样式,这是早前就提到过的,完全符合唐代标准。

其中有许多人提到的脸型问题,老照片下巴胖,苏富比这件比较瘦,有过绘画造型训练的人会理解仰视和平视以及俯视的区别,《支那文化史迹》中的照片这个是略仰视的视角,自然光拍摄,也可能用到闪光灯,拍出来的形体与苏富比图录这种特意打光拍摄的形体感是不一样的。

于此,为更直观的看清楚仰视与平视的区别,可以参考下面动态的演示图。

 

 

与《支那文化史迹》中唯一一张不清楚的正面照来做比较,虽然苏富比图录的正面照是平视,关野贞这张图是仰视的,但从细节特征上还是能找到高度一致的地方,尽管表面的皮壳是经过清理的。

 

 

通过现场的实地勘察,佛首与佛身总体的尺寸比例,以及断茬的比对也是高度吻合。

1:尺寸,目测佛身的尺寸约在1米3-1米5左右,呈倚坐或跏趺坐,底下须弥座,总体的比例与苏富比那件大佛首尺寸一致。

 

 

2:断茬,1720窟脖子处的断茬与苏富比那件佛首一致。而且从1720窟断茬可以看到佛首残留的左边较多,右边较少,这与苏富比那件佛首右边较多,左边较少的情况完全吻合。可以看到当年是用工具从头部与窟壁相连的地方垂直打孔,然后撬开的。

 

 

3:皮壳,简略来说就是表面的附着物状态,自然生成的皮壳与化学做旧去模仿的皮壳是有区别的,也许会很接近,但无法达到真品的状态,这件佛首我们看到他的表面有很多自然的土锈斑,还有曾经敷彩的腻子层,诸多特征都非常自然,并不是人为的做旧,也不是高仿,这个与出土坑的皮壳有一点类似,所以当初第一次讨论时,我提及“坑口较好”一词就是这个意思,除了脸部表面被清理过以外,其他地方像耳朵,脖子,发髻上的皮壳是原始状态,非常自然。

 

 

关于面部的有规律的白点坑,最有可能是清理的痕迹,国外有这个清理雕塑的习惯,他们喜欢呈现出雕塑本身的美感,而会采用很多方法去除掉皮壳,从这尊佛首的脸部密集的白点来看,这是有规律,有步骤的进行清理所留下的痕迹,但也是不成功的例子,影响了石头本身,所以我们看到这件没有再继续进行清理了。当然,如前一篇所述,对于作伪来讲,做这些白点是完全没有必要的,也没有意义,这可以常识性的排除,而发髻,脖子等地都是原始未动的老皮壳。

 

 

 

三、统一回答网友的主要疑问

 

是否是民国仿?

从断茬的吻合程度,俩者的比例大小,以及皮壳来看,可以排除,偷盗之前仿制是不符合逻辑的,断茬是一个硬性证据。

是否有一件真品留还在藏家手里,复制品拿出来拍卖?

有人提过这个问题,目前这是最刁钻的问题,但的确无懈可击,不过这就回到我之前最先提到的论述真伪的观点了,不再重复。而图片上诸多的非常小的不经意的细节都呈高度一致性,如果是手工雕刻,没有这种可能性,更不是翻制,另外海外手工复制还要考虑石质,皮壳的统一,综合来看,几乎没有这种可能。

石质是否一致?

从实地勘察来看,与龙门石窟1720窟的石质一致,从佛首的脖子断茬可以看到青色的石头颜色。

 

 

综述,这尊佛首是龙门石窟1720窟真品可能性极大,希望能引起足够的重视,如果最终确认,那将是龙门石窟历史上流落海外最大体量的佛首。

Copyright Reserved 2018 北京赛车pk10网上购买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34477号 技术支持:昆山网站建设

一键拨号 一键导航

在线鉴宝

姓名:*

地址:

电话: *

E-mail: *

内容:

请输入证书编号和证书查询码进行查询!

证书编号:

查 询 码:

查询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