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

毛主席的“任性”收藏,看看新中国毛主席的生活!

收藏趣闻 2018-08-01 09:48

著名画家魏楚予创作的油画《毛泽东与画家齐白石》

 

  
毛泽东收藏的东西很多,但醉翁之意不在酒,他的许许多多的珍贵收藏品绝大多数皆交公处理。

 

但却通过各种收藏活动,交了很多方方面面的朋友,与一大批党外名家和国际人士进行了友好交流。

 

与著名收藏家和书画家交往中的许多趣闻轶事,说来令人兴趣盎然,十分感动。

 

毛泽东与青砚台

 

青石砚

 

  
毛泽东一生喜爱文房四宝、古籍、书画、印章等鉴藏。

 

他爱用毛笔,故以砚终身为伴。

 

可他所收藏的并非端砚、歙砚等名砚,而是一般的青石砚。毛泽东所用的青石砚,特别大,腰圆形,长约26厘米,用此大砚台很合乎毛泽东的性格。大手大脚,大笔挥洒,在井冈山茅坪八角楼写出震撼中国的大文章,此砚也有一份功劳。

 

  
新中国成立之初,毛泽东的一方青石雕花砚为大画家齐白石所赠。砚长26厘米,大头15厘米,小头14厘米,厚2厘米,配有楠木砚盒。此砚原为齐白石心爱之物,曾亲手刻砚铭:“片老真空石也,是吾子孙不得与人,乙酉八十九岁,齐白石记于京华铁栅屋。”白石老人本来想以此宝传家,但出于对毛泽东的敬爱,遂连同书画赠送给同乡人。毛泽东收到礼品玩赏一番后,留下砚台其他交由国家博物馆收藏。

 

毛泽东与墨盒

 

 

铜墨盒

 

  
作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,毛泽东常到全国各地视察工作,若带着砚台办公,既要磨墨,分量又重,十分不方便,于是出差时改用墨盒,他常用的是一方小铜墨盒。

 

 

20世紀60年代毛澤東到杭州視察,住進汪莊招待所,所領導知道毛澤東愛用毛筆批閱和起草文件,特在他的辦公桌上放了壹方銅墨盒。毛澤東見此擦得鋥亮的大墨盒愛不釋手,他愛寫大字,原來的墨盒太小,舔筆不方便,於是當他即將離開杭州時,提出以自己原有的小墨盒交換大墨盒。汪莊招待所負責人說:“主席要此墨盒,也是為了辦公方便,妳拿去好了。”毛澤東不願隨便拿公家東西,最後還是以小墨盒換了大墨盒。

 

毛泽东与齐白石的书画

 

 

《苍鹰图》

 

  
齐白石是当代国画大师,他的画至今还是收藏家高价位梦寐以求的藏品。齐白石与毛泽东既是同乡又是忘年交。据有关史料记载,1950年春毛泽东邀请齐白石作客中南海,留他共进晚餐,吃的当然是富有湖南风味的家乡菜肴。毛泽东边吃边对齐白石说:“你原名纯芝,我原名润芝,两人小名都叫"阿芝"。你我可以称得上是同乡同名兄弟,你年长,我该尊称你一声老哥呦!”听了毛泽东一番风趣的话语,齐白石情不自禁爽朗地笑了起来。毛泽东接着说:“听说国内不少收藏家收藏你的字画,我也是白石艺术的爱好者。”

 

  
齐白石回家后,即选了一幅作于1941年的精品《苍鹰图》和《海为龙世界,云是鹤家乡》立轴,并补“毛泽东主席,庚寅十月齐璜”和“九十翁齐白石藏”两款,及青石雕花砚等一并送给毛泽东。

 

 

《海为龙世界,云是鹤家乡》篆书对联

 

  

沒幾天,著名收藏家張伯駒、王越等人來訪,齊白石很高興地談起送了兩幅作品給毛主席的事。當說到《海為龍世界,雲是鶴家鄉》篆書對聯時,張伯駒不由自主地“啊”了壹聲,原來此聯寫錯壹個字。出自清代安徽完白山人鄧石如之手的後壹聯原為“天是鶴家鄉”,而齊白石卻寫了“雲”。齊白石經張伯駒提醒,馬上緊張起來。毛主席是博覽群書通曉古今的大學問家,我竟然送他壹副錯字對聯,不但對毛主席不恭敬,傳出去豈不貽笑大方!

 

  
張伯駒忙安慰老人說:“齊先生,妳這個"雲"字改得比鄧石如的"天"字好。他上聯若是"地",那麽下聯"天"字不可動,可上聯卻是"海"字,恰與妳的"雲"字相對,我們不必拘於成格,改動古人成句自古有之,毛主席也許會稱贊妳改得好呢!”經張伯駒這麽壹說,齊白石的心情才平靜下來。

 

  
其實,毛澤東收下齊白石的書畫,掛在墻上欣賞了壹段時間後,除留下老片真空石雕花硯留念外,其他都送到有關部門珍藏。對於“天”改“雲”,並沒有感到什麽不妥。之後,各書法家寫此聯時,皆以“雲是鶴家鄉”為準,原來的“天”字反倒被人忘了。

 

 

毛泽东与印章

 

 

 

  
自古以来藏家墨客皆爱玩赏印章。毛泽东虽是党的主席,但他同时也是诗人和书法家,所以也和历代文人一样,同有玩赏印章之雅好。

 

  
1946年1月28日,毛泽东寄函柳亚子,信上提到印章:“……很久以前,接读大示,一病数月,未能奉复,甚以为谦……印章二方,先生的和词及孙女士的和词,均拜受了……”

 

 

 

  
柳亞子何以會贈送印章給毛澤東呢?1945年8月,毛澤東赴重慶談判,與20年之老友柳亞子重逢山城。柳亞子《贈毛潤之老友》七律送毛澤東後,又向他索詩。毛於離別重慶前的10月7日將《沁園春·雪》抄錄給柳亞子。柳贊曰:“展讀之余,以為中國有詞以來第壹作乎。”當時毛澤東沒帶印章,無法在詞上鈐印。柳亞子當即向毛澤東表示“贈印兩方”。事後,柳特請篆刻家、十萬印樓主曹立庵刻了壹方“毛澤東印”白文印,壹方“潤之”朱文印。印刻好後,柳亞子先將兩方新印鈐在毛澤東抄送他的《沁園春·雪》後,再將二印奉至毛澤東。故毛澤東回信提起柳亞子贈印事。

 

 

邓散木为毛主席治印

 

  
另外,著名书法家邓散木也以寿山石为毛泽东刻印一方。此印独出心裁,有两大特点。一是将“毛泽东”三字横刻,他还将“泽”字的三点从左边挪到右下端。原来“毛”字笔画较少,与繁体字笔划多的“泽东”二字排列不协调,邓散木这一大胆创作真可谓“画龙点睛”之笔。二是此印为龙纽大印,顶部空琢双龙,并刻边款,这一珍贵文物现陈列于韶山毛泽东纪念馆。

 

 

钱君匋为毛主席治印

 

  
钱君匋也是当代一名篆画家。1954年,钱君匋在北京中国音乐出版社任副总编。一天,他应邀赴中南海,毛泽东笑着与他握手说:“你刻的印非常好,谢谢你。”原来钱君匋曾为毛泽东刻过一方“毛泽东印”白文印。此后,毛泽东又通过上海博物馆请钱君匋刻了一方“毛氏藏书”朱文印。

 

 

毛泽东遗物馆

 

  
虽处特殊地位,许多书画家、收藏家对毛泽东都有所馈赠,可是他自己立下规矩,党和国家领导人不可收礼,即使收下也要交公,从他的日常生活用品中就可以看出,对自己都这么“苛刻”的一位领导人,怎会利用职位之便肆意“搜刮”收藏家的东西呢?通过上面的几个小故事可证明,说毛泽东是一个过眼烟云的收藏家一点也不为过!

 

  
不信?来看看主席的开支清单!

 

 

   毛泽东每月开支清单

 

  
毛泽东的工资原来是610元钱,上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国家经济严重困难的时候,毛泽东的工资连降了三次,最后就是408.48元,一直到他去世。毛泽东吃饭要花100元钱左右。他吃东西不挑不拣不忌口,只要你安排做出来了他就吃,几乎没有他不吃的东西。毛泽东穿的衣服也很节俭,他外边穿的衣服都很整洁,里边的衬衣几乎都打了补丁,包括睡衣、袜子、鞋子。

 

 


毛泽东和儿子毛岸英,女儿李纳

 

 

  
毛澤東家的倉庫壹共有六個木質的櫃子,其中毛澤東占了三個,江青兩個,還有壹個櫃子是毛岸英的遺物。這個倉庫主要放的是換洗下來的不要的舊的東西。還有新中國成立前從西柏坡帶回來的大棉襖等,都在倉庫裏放著。

 

  
“如果說我要生活上不檢點,隨便吃了、用了、拿了國家和人民的,部長們、省長們、縣長們、村長們都可以這樣做,這個國家就沒法治理。”毛澤東講這話時很嚴肅。毛澤東壹生養成了艱苦奮鬥、艱苦樸素的作風,堅決反對講排場、講闊氣的老爺習氣,反對鋪張浪費的敗家子習氣,反對豪華奢侈的習氣,身先士卒、率先垂範保持勤儉節約、勤儉持家的傳統美德。

 

 

下列一组遗物就是鲜活的例证:

 

 

主席穿过的浴袍

 

 

主席常穿的一条裤子上打满补丁

 

 

为了减少衣服的损耗,主席常用假衣领和假袖子

 

 

主席用过的拖鞋和皮带

 

 


 毛泽东用过的毛巾

 

 

主席访问苏联时所戴的礼帽

 

 

主席用过的军用水壶

 

 

主席穿过的皮鞋

 

 

毛泽东使用过的理发工具箱

 

 

主席用过的备用医药箱

 

 

主席使用过的放大镜

 

 

主席使用过的乒乓球器具

 

 

主席用过的围棋和麻将

 

 

主席用过的留声机

 

 

主席使用过的瓷器

 

Copyright Reserved 2018 北京赛车pk10网上购买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34477号 技术支持:昆山网站建设

一键拨号 一键导航

在线鉴宝

姓名:*

地址:

电话: *

E-mail: *

内容:

请输入证书编号和证书查询码进行查询!

证书编号:

查 询 码:

查询结果